深度报道:环球电讯以光速破产 (下)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10-28 06:37     作者:大玩家网站

  为了能够迅速领先,温尼克聚集了一大批大腕级人物,他们在一年时间里迅速致富。斯凯伦1998年4月从摩托罗拉三个最重要位置之一退出,到环球电讯做总裁。詹姆斯戈顿是一家大公司的合伙人,接到温尼克的电话,很快成为总顾问,并且和丹考斯一起做首席财务官。还有托马斯凯西,一个猎头公司找到了罗伯特安南泽塔,他创立了Teleport,在1998年以12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AT&T,并且成为AT&T的一个首席运营官。1999年2月的一个周末,安南泽塔和温尼克会谈后,成为环球电讯的新总裁。

  安南泽塔也喜欢以光子的速度工作,上任17天,决定要购买Frontier。安南泽塔打算迅速超越把整个容量便宜卖给其他运营商的阶段,他不仅仅是想要美分,他想要的是10倍的财富,这意味他要向AT&T和英国电信的黄油面包市场分一块。“我们已经有了两年的基础,而且我们的脚步会越来越快。”在1999年安南泽塔曾吹嘘说。

  一个又一个的公司梦想着用跨洲跨海的光纤电缆传输网络数据和电话来迅速致富,但顾客飞奔而至充满光纤高速路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空线太多了。一度十分伟大的想法——运营商买卖纤维网络未来的登录权以满足预期的客户需要——变成了满足自己的相互交换,而且以自己奇特的方式记账。

  2002年1月28日,环球电讯正式申请破产保护。破产申请宣布的第二天,《洛杉矶时报》说有一封告密人的信件,它来自环球电讯前财务副总裁罗伊奥洛弗森,他在2001年8月给公司其他的高级经理写信说,公司在与奎斯特等公司的交易中不适当地夸大了销售收入。此信的内容由奥洛弗森的律师布莱恩莱萨特公之于众。

  据奥洛弗森的说法,环球电讯与奎斯特电讯公司在去年头两个季度交换了1亿美元的容量。奎斯特本来是和环球电讯一样的长途网络运营商,它在1999年用它飙升的股票购买了贝尔公司的地区性公司“美国西部”,从而转变成一家重要的本地电话公司。虽然环球电讯与奎斯特使用的是同一家会计事务所安达信(安达信因为安龙破产案正接受调查),但是记账方式却不一样。莱萨特说,在一些交易中,环球电讯和它的交易方互相签发同等金额的支票,使彼此可以利用这一过程增加收入。在其他的交易中可能没有现金过手。

  环球电讯的发言人说:“这在电讯行业很平常,运营上互相购买容量,为的是在别人有线路或是容量的地区为自己的客户提供服务。这就是我们和奎斯特的关系。”环球电讯说奥洛弗森想从公司捞钱;莱萨特则反驳说,公司正在对自己的客户进行“诽谤运动”。环球电讯确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要求公司提供与奥洛弗森投诉有关的文件。

  2月11日,对环球电讯的调查范围扩大,奎斯特公司说它已经收到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传票。“我们正在配合对环球电讯的调查,而不是针对我们的调查。”奎斯特发言人说,“我们认为我们在这些交易中是清白的。”事实上,奎斯特在近几个月已经因为对这些交易的使用而接受金融分析师的详细调查。奎斯特公布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要求后,其股票下跌了2.5%至9.36美元。在欧洲,英国的电缆及无线公司,荷兰的KPNQwest也受到同样压力,投资者质疑他们使用交换交易来显示收入的健康,但是事实上几乎没有现金产生。

  一家容量交易中介公司的总经理霍华德赫尔姆说:“没有哪个行业能如此有效地演示如此有创造性的破坏。”他指的是没有几个行业像电讯业一样变化如此之快,混乱如此之多。

  普通投资者不可能知道,2000年6月5日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检查环球电讯的账本,当时它的潜力似乎像互联网一样没有限量。证券交易委员会担心的是,环球电讯是如何为容量交换记账的,以及审计者安达信的独立性。

  证券交易委员会拒绝对它以前和现在的审查作出评论。但是针对它的沉默,以及通过信息自由法案而获得的公司与委员会之间往来书信,普利茅斯的一家私人调查公司提出了一连串问题:自由使用长期容量销售是否鼓励了一个活跃的交换市场的形成?证券交易委员会是否泰然接受了环球电讯对会计独立的主张?最难回答的可能是:正受虚假交易和会计方式怀疑而备受折磨的电讯行业如何能自我纠正?

  环球电讯不久前聘用在安达信负责其审计的经理约瑟夫佩罗尼担任它的财务副总裁。事实上佩罗尼在受聘之前,曾于1999年2月10日与他人为公司合写了一份2页的备忘录。佩罗尼在备忘录中建议,保持合同有60天间隔,很明显是在避免人们怀疑这些交易只是在帮助合同双方达到季度财务目标。他还要求双方分开提交现金款,明显是在制造有效交易的外表。

  在2000年7月20日对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的回复中,环球电讯明确表示,它的会计方法得到了安达信的接受。环球电讯还说,长期租用的基础“条款66”是一条从固定资产销售中确认利润或损失的规定,是由金融会计标准委员会制定的。证券交易委员会显然对环球电讯长期租用容量的做法放了行,这种做法最终发展成它在2000年和2001年与奎斯特和其他公司进行交换的基础。

  环球电讯继续拒绝承认自己犯了错误。那些出现问题的交易的基础是电信业长期以来使用的一种合法的做法,即国际线路运输销售,它意味着在一家电讯公司的网络上使用一定宽带的不能取消的权利。

  例如,甲公司拥有西雅图到芝加哥的网络,乙公司在这两个城市拥有想要联系的客户。甲公司可能会卖给乙公司25年、622兆、西雅图到芝加哥的线路使用权。这意味着乙公司可以在此线兆字节的数字信息,乙公司因此可能会给甲公司填一张1亿美元的支票。

  甲公司现在要从两种会计方式中选择,两种都是合法的。比较保守的是将这1亿美元逐年记入收入。如果合同期是25年,公司每年应该记入400万美元的收入,或是每季100万美元。大多数著名的电讯公司如AT&T,使用比较保守的做法。

  比较激进的方法是将1亿美元一次性入账。在某种情况下,这种方法依然符合“普遍接受的会计准则”,然而,它却是普遍避免的。事实上,奎斯特似乎是惟一使用它的大公司。

  根据奥洛弗森的声明,环球电讯基本上想同时使用两种方法,基本没有遵守它自己的原则,并有可能误导投资者。

  而崩溃是由市场力量发挥作用的必然结果。当宽带的实时价格下跌了90%,而且肯定会继续跌的时候,运营商进行长期租用就没有经济意义了。5年前这种复杂的情况在电讯业还是不寻常的,那时传统的大公司如AT&T、英国电信和荷兰电信占据着市场。

  美国铁路历史经常被拿来与年轻的光纤系统比较。一些光纤运营商,比如奎斯特在开始时甚至沿着铁路线铺设光纤。现在的人们几乎忘了,铁路公司在美国内战后的繁荣中迅猛发展。结果是出现大规模的财务崩溃,被称作1873年恐慌。很多小投资者被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行为所毁灭,它像环球电讯一样在它的时代扩展了公司行为的界限。但是,就像光纤时代真正的信徒所指出的那样,最终所有空置的铁路容量都被吸收了。

  2月7日,两家来自亚洲的企业——中国香港和记黄埔集团和新加坡名列第三的电话公司STT表示,它们将共同出资7.5亿美元,取得环球电讯的控制权。注资全部以现金支付,部分用作偿还环球电讯所欠银行债项,部分作为营运资金。

  法庭最迟在今年8月底前决定是否通过重组方案。这一股权转让交易能否获得成功,将取决于环球电讯能否说服债权人和债券持有人接受它提出的破产计划。此外,环球电讯的首席执行官莱格尔(John Leger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管理层可能会考虑争夺该公司的控制权。他同时指出,和记黄埔及STT的注资,可令集团的财务状况更健全,重组完成后相信可成为提供全球网络的领导者。

  由于能否和债权人就破产计划达成一致还无法确定,有人担心等待环球电讯的命运可能是彻底消失,而不是一次平稳的重组。为了免遭清盘厄运,最近申请破产保护的电信企业大都把旗下的资产卖给出价最高的买主。要想这样做,环球电讯就必须说服包括J. P.摩根大通、美林和花旗集团等在内的20多位债权人,支持它提出的重组计划。环球电讯还需要吸引债券持有人支持它的重组计划。不过,现在还不清楚该公司将向债券持有人提出什么条件。据透露,和记黄埔和STT将分别获得环球电讯30%以上的股权,这也意味着它们对该公司的估价在12.5亿美元左右。

  破产将使股权投资者消失,使环球电讯可以把其40%的股权分配给债券持有人。此外,债券持有人预计还将获得一些现金补偿。债权银行对环球电讯还算仁慈,同意放弃该公司拖欠贷款的罚金。不过不清楚债权银行是否会对有意收购环球电讯的企业继续采用这种政策。

  环球电讯在宣布可能被和记黄埔和新加坡科技收购的消息时暗示,它将把环球电讯亚洲公司的控制权交给这两家亚洲企业。环球电讯在亚洲、拉美和欧洲的网络资产价值,被认为要高于它在北美建立的网络,因为北美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

  被外国企业收购可能遇到的一个潜在问题是可能遭到美国行政管理机构的反对。美国国防部因此宣布延迟授予一笔可观军事合同的时间,这是一笔价值4.5亿美元的合同,国防部将根据合同通过最快的网络服务把全国各实验室及研究中心联在一起。国防部情报处原本想于1月末宣布这笔合同的赢家,但因为环球电讯的破产不得不推迟宣布,环球电讯也是合同竞标公司之一。

  环球电讯本来于2001年7月得到了这个合同,但遭到了来自竞争对手的抗议,包括AT&T、奎斯特、Sprint和WorldCom。它们向国防部官员提议推迟做出决定,因为他们认为环球电讯没有必须的技术能力;并且环球电讯只基于百慕大,应被宣布为不合格。

  据透露,这个合同将涉及到大量军事机密信息的传送,很难期望政府会同意把合同交给可能会处在境外舆论的控制之下的一个公司。失去这个合同将是对环球电讯的另一打击,环球电讯的客户中已经有不少政府组织,如五角大楼、工程特种兵部队和国务院。为了和军事组织建立紧密联系,环球电讯去年让克林顿政府的国防部长科恩进入董事局。

  另一个问题来自其他股东。几位大股东的代表说,他们并不是很关心所谓的会计欺诈,他们更关心的是公司的重组计划。

  在环球电讯宣布请求破产保护同一天宣布的重组计划中,持有80亿美元的债主们——银行、债券持有人和贸易债权人只能得到3亿美元的现金,8亿美元的新债权以及公司余下的股份。环球电讯目前的股东将一无所获。“会计制度并不是黑白分明的,它是灰色的。”投资顾问大卫墨索儒奥说,他代表着50多位持有60万股的股东,对他来说真正的问题“开始于管理层要用7.5亿美元的价格卖出220亿美元的资产,股东们被涮了”。

  旧金山的律师罗伯特吉加简代表3位股东起诉环球电讯的高级管理层,说他们“违背受托人的责任”,没有为投资人寻求价格更好的机会。其他7起集体诉讼不是提出与奥洛弗森同样的会计问题,就是声称经理们在误导投资者的同时从股票交易中渔利。不过吉加简将他的起诉与其他的区别开来,“我们不是在抱怨在开放市场中出现的骗局,”他说,“我们在抱怨股东们什么也没有得到。”证券持有人同样对重组计划不满。代表一些证券持有人的纽约律师说,他们将在破产法庭上要求更大的支付,“公司没有和我们商量就宣布破产,我们有理由感到失望。”

  代表证券持有人进行谈判的金融顾问说,投资者有可能得到更多的钱。在另一起电讯公司破产案中,证券持有人开始只得到了5.6亿美元和14%的优先股,谈判成功后,他们得到了6.7亿美元现金和1.75亿美元的优先股,另外还可以购买公司的6%股权。在另一个电信公司科瓦德公司的破产案中,普通股东得到重组公司80%多的股票。

  环球电讯为它的重组方案辩护,“环球电讯有责任考虑来自其他投资人的建议。最后的协议需要额外的协商,并需由法庭和所有适当的法规机构批准”。环球电讯似乎已准备好对投资者摆出一个更温和的姿态。

  李嘉诚的动机部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投资。他旗下的和记黄埔通过一家可兑换债券公司给环球电讯投入了4亿美元,环球电讯的破产将使得和记黄埔血本无归。但是李嘉诚将迅速脱手环球电讯还是长期持有会是一个疑问。和记黄埔利用互联网公司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收购了大量的广告公司、报纸和杂志,同时在亚洲、欧洲和大洋洲发展第二代移动电话业务,下一个投资焦点是第三代移动通信3G业务。分析家指出重组后的环球电讯将成为全球固定网络通信业务强大的竞争者,最终会赢利。但是观察家还是怀疑和记黄埔与STT的合作出手是否是一个长期的策略。因为和记黄埔的焦点集中在3G和移动通信网络,环球电讯的业务无疑与这个战略相违,和记黄埔买入后迅速出手也是一个最合理的推测。

  环球电讯破产之时正是宽带接入服务对客户的普及率极为不足的时期。根据美国联邦电信委员会的数据:只有不足10%的美国家庭注册了宽带接入服务,尽管它有8100万家庭的光缆和5150万家庭的电话线%的中小型企业注册了宽带接入服务。

  而美国商业部最新公布的报告就显得更加惊人:美国家庭2001年使用互联网的数量首次超过50%,比2000年提高了26%。上网的美国人虽然比以前多,宽带依然不能在美国家庭和中小企业中得到足够多的用户。同时宽带失败者的名单越来越长,环球电讯旁边是NextWave,它的无线计划流产了;MobileStar是另一出无线闹剧;破产的Excite@Home;还有其他很多,包括OmniSky、Yada Yada。

  TechNet是一家位于硅谷的游说集团,成员包括思科、英特尔、微软、3Com等,它曾向政府请求帮助,这进一步显示出宽带的虚弱。与TechNet关联的硅谷Ayn Rand Fan Club俱乐部2002年1月15日要求布什政府定下一个目标,到2010年让每秒100兆的宽带进入1000万个家庭和企业的,还希望政府能为消费者和小企业提供税收优惠以刺激宽带使用。“总的来说,人们还没有接纳宽带,因为它的技术并不是很出色。”TechNet的执行副总裁康妮科瑞尔说,“改进的余地还很大。”

  舆论如此,难怪消费者并不着急为宽带每月掏出45美元。然而,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达施尔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赞赏技术网络公司为把宽带带给所有美国人所做的努力。我同意技术网络公司的目标,把宽带普及得和现在的电话一样。我期望与他们一起工作,讨论如何更好地完成这个目标。”

  为什么宽带对华盛顿如此有吸引力?根据布鲁克林学院的一份研究,如果美国的每个家庭都使用宽带,能带来5000亿美元生意;即便只有50%采用,也有1400亿美元。

  但是无论多美妙,但它却没有用。TechNet提出了解决部分问题的方案(比如放松法规,鼓励“最后一公里”发展,开放频率,将宽带引入郊区)。但它完全忽视了更大的问题:宽带缺乏吸引人的内容,从而缺乏消费需求。

  Jupiter Media Metrix公司的报告显示,所有拨号上网和宽带用户用的最多的依然是电子邮件。除非你固定和朋友交换影片文件,拨号上网足以处理电子邮件。同时,宽带服务的费用是拨号的两倍。对很多消费者来说,成本/收益比并没有增加。最后,宽带安装的恐怖故事到处都是——特别是DSL服务。面对这么多的障碍,并不奇怪宽带的增长在上一个季度放缓了:2001年第一季度的增长率是27%,而2001年第三季度是13%。

  TechNet所设想的宽带应用是什么?科瑞尔提到了Napster,“那是真正的动力,”她说,“当它关闭的时候,你对宽带的兴趣减少了。”Napster的确是宽带世界中第一个真正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它的吸引力足够平衡升级到宽带所产生的费用。但是美国唱片业对Napster进行了法律阉割,也说明了宽带对好莱坞的影响力有多大。

  消费者希望下载音乐和电影,TechNet在Napster问题上的沉默令斯坦福大学法律教授拉尔夫雷斯很失望,“目前版权法律条款是宽带实质上的障碍。”他说,“TechNet没有提到这个问题,但是它应该敦促为网络内容推行宽带强制许可证制度,许可证有期限,比如15年,以此来推动宽带的发展。”雷斯对“强制许可”的解释是,它应该是由政府发起的许可证,内容发行商不必在事先为每一项内容征求版权人的同意,取而代之的是支付版税,由一个专门基金付给版权所有者。美国以前有过先例:政府在1976年向有线电视行业指定了强制许可证,允许它们播放无线电视网的节目,而不必为每一集节目协商播放权。

  科瑞尔不同意雷斯的意见,相反的,TechNet“强烈反对联邦政府掌握版权解决方法后,由他们告诉我们该做什么”。这就是TechNet和宽带工业的摩擦:你不可能要求政府在某一方面帮助你,同时在其他更重要的方面完全躲开它。如果宽带供应商希望能达到互联网整体的普及率,如果像环球电讯这样的公司希望挣钱,内容之上则必须加一道牢固的锁。


大玩家网站
联系我们
大玩家网站游乐设备有限公司
张总    手机:15064305765      张顺    手机:18678205779
赵涵    手机: 15552683371     何长喜 手机: 18653358950
魏恒磊 手机:13583375157
座机:0533-3980309 / 0533-3980212    公司传真:0533-3980212
公司邮箱:fangxinyoule@163.com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华光路东首

关注我们